主页 :: 关于我们 :: 认可 :: 联络我们

 

东方闪电四一六

绑架事件记实     

English Version

2002416日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中华福音团契34位教会领袖,被自称新加坡哈该领袖学院的邪教组织东方闪电以训练领袖为名诱骗绑架一案,已引起海内外基督教会同工同道们的热切关注。

 

此案发生后,福音团的核心同工和受害者家属及时向北京有关政府部门报案。当时,因政治环境的难处,为了不影响警方破案,也为了所有受害者家属的安全,我们谢绝了海内外所有朋友们的采访,也不曾透露416事件的有关详情,敬请同工同道们理解

 

至于网络和其它媒介对此事也有些报导,人云亦云,大都是道听途说,报告的消息都不准确。不管怎样,这些信息却达到了积极的果效,把绑架的消息传遍了世界各地,以致各地教会爱主的弟兄姊妹们都为此事牵肠挂肚。许多从来都不认识我们的主内同工同道们都十分关心,多日禁食为此事迫切代祷,显明了基督的爱是何等浩大。

 

在海内外同工同道们的迫切代祷下,通过警方的努力及团同工的配合,被东方闪电邪教组织软禁的同工们,已先后完全脱险,此案已近尾声。故此,我们特写此告白,向所有关心此事的各界朋友及主内弟兄姐妹们说明事情的原委,并表示诚心的感谢。

 

酝酿阴谋

事情发生的经过原是这样:2001428日,河南省平顶山市家庭教会的传道人杨xx弟兄,接到河南省禹州市家庭教会的传道人艾艳灵打来的电话,说禹州市教会李书霞姐妹的哥哥廉xx是很虔诚的传道人(艾与李都是东方闪电的卧底者),刚从新加坡回来,很渴望能与家庭教会的传道人见面交通一下。杨xx答应两天后去禹州一趟,与廉先生见面交通。

 

两天后,杨弟兄带一位同工贾弟兄前去禹州市。在艾艾艳灵和李书霞的引领下,来到xx的一个亲属家,见到了廉先生夫妇及他的女儿廉丽丽。从谈话中得知廉先生是新加坡哈该领袖学院的总干事,他在北京、广州还开有两家公司。他所有的收入除自己的生活开支外全部投入在哈该神学院,而且他的妻子和女儿都在哈该神学院服事。该院与国内基督教两会长期合作,为中国教会训练教牧人员。廉先生说:院方对中国家庭教会有着很强烈的负担,愿意来帮助家庭教会训练领袖,同时,也十分欢迎国内教会的领袖去新加坡哈该领袖学院进修神学。随后,廉先生又向杨弟兄了解家乡教会的属灵状况。杨弟兄介绍说:家庭教会人数发展很快,信徒多,教牧人员少,仅有的教牧人员神学基础较差,须要加强训练。廉先生得知此情,主动提出回去向院方反映,看院方能否通过正规渠道帮助家庭教会训练传道人。廉先生要杨弟兄先写一份简历把本人的职份、家庭状况、教会状况、学习要求、联系电话、个人照片及身份证复印件交给他,并要求带领他的同工在简历上签名推荐,否则不予接收。廉先生还很希望杨弟兄能引见他与其他家庭教会的传道人及福音团的领袖共商训练之事。为方便联系,杨弟兄给廉先生留了联络电话。杨弟兄为推荐信一事回到平顶山找到福音团的领袖申xx,把和哈该领袖学院总干事所交通的结果从头到尾讲了一遍。申弟兄表示训练的事可以考虑,不过要等到下次与廉先生见面之后再做决定。

 

伪装诱骗

20016月,杨弟兄又在平顶山接到新加坡哈该神学院廉干事的电话,说他又回大陆了,希望能在河南省的荥阳市再次见面交通。在电话中廉先生留下了他女儿廉丽丽的传呼号。杨弟兄随即打电话给申弟兄,两人约定一起到荥阳。在荥阳车站,接到传呼来接杨、申二位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他把杨、申二位领到市郊区的一个家庭,见到了等待已久的廉先生一家三口人。杨弟兄介绍申弟兄与廉先生认识廉先生也作了自我介绍。这次谈话的内容与上次差不多,主要交谈大陆福音事工的发展和工人训练之事。廉先生说:院方已答应可派去几位家庭教会的传道人到哈该学院接受为期三个月的领袖训练。但也必需每人写一份简历(附照片)与申请报告,由领袖签字才可以生效。院方还建议为使更多的人接受训练,可根据这边的需要,派人在大陆帮助家庭教会训练工人。申弟兄回答说:这是求之不得的事。家庭教会的领袖担负繁重,很多人都感到力不从心,如能有机会在真理上装备一下,这是好得无比的事。廉先生说:我会把你们的需要给院方如实反映,至于何时开始,有待回去与哈该院长商议之后再作决定。分手时,廉先生还提出要将这事放在祷告中等候神施恩。荥阳分开之后,一转眼一年过去了,没有任何有关这事的消息,大家几乎把这事都给淡忘了。

 

200234号平顶山的杨弟兄突然接到廉先生从广州打来的电话,听到廉先生的声音,杨弟兄很吃惊,因杨弟兄的电话早已换号了,廉先生在电话里解释说,是从禹州市艾艳玲那儿知道了杨弟兄的电话。打电话的目的是想要申弟兄的电话号码。当时杨弟兄对他有怀疑,没有把申弟兄的电话告诉他。随后杨弟兄立即找到申弟兄,见面后刚把事情谈完,廉先生又打电话过来,杨弟兄让申弟兄接了电话。廉先生在电话上说:有关训练之事院方已决定了,很有必要当面细谈。申弟兄同意带同工一起见面。当时,杨弟兄发现,廉先生在电话中说他在广州,可他的电话号码却是平顶山地区的手机号,杨弟兄随即去移动收费处,查到机主的名子叫张红。杨弟兄打电话问廉先生这是怎么回事,廉先生称张红是他在平顶山的一个朋友,下岗后去广州廉先生的公司做事,廉先生是用他朋友的电话打过来的。就这样,杨弟兄和申弟兄就排除了对廉先生的怀疑。廉先生当时用过的手机号是:13837518267。因廉先生要求与申弟兄见面,申弟兄就打电话给团的另外一位领袖申xx。他们二人就在约定的时间,赶到荥阳上次和廉先生见面的那个家庭,又一次见到了廉先生父女,同时,也见到了自称新加坡哈该领袖学院的副院长爱德华于。于院长带来了院方的问候,说明这次院方派他来的目的,是要和团同工们交通,再次确认一下训练领袖的事。在交谈中他们解释说一年之久没有联系,是因为院方为招收大陆神学生之事各有争执,廉家父女颇为作难。谈话的结果确定了团需要进修的人数是34人,大家可以分批去哈该领袖学院进行学习,每批2-3人。至于训练的时间和具体的做法,要等到与哈该院长商议之后再作决定。

 

集体中计

413号,自称新加坡哈该领袖学院的于院长、廉家父女和该院财务科的女子,一起来到河南省荥阳市再次与团契的领袖两位申xx和张xx见面交通。于院长说:经过一年的祈求和等待,院方希望中国加入WTO之后,宗教政策会宽松一些,有机会让团契的领袖去新加坡哈该领袖学院接受训练;但现在根据国内局势,加入世贸以后的宗教政策反而更紧。听说北京市政府已通过了一份宗教管理试行草案,全国各地也都要迫使家庭教会进行登记,若不登记者将依法取缔。至于去新加坡学习,办护照需要很长时间。因此,为了大家的需要,院方决定4月份抓紧时间在国内进行一次为期一个月的训练。xx等同工都说时间太紧,许多工作已经安排就续,不能打乱已定的工作计划;如果可能,把训练时间安排在7月份。但于院长坚持说:现在是训练的最佳时间,再者,等到七月份,或许国内的环境已经不允许再训练了。当时团的同工们因院方的迫切和诚意,就勉强答应了这次训练。不过要把培训时间缩短到三个礼拜。事就这样决定下来。

 

于院长说:这次和你们一起学习的有倪柝声聚会处的同工三十多人。因为人多不能在一个地方,为了安全起见,院方决定把训练的地方安排在不同的六个地方,分别是上海、湖北省钟祥市、山东省青岛市、河北省任丘市、陕西省西安市、辽宁省锦州市。他们的理由是这六个地方有几个跟哈该神学院关系很好的家庭,他们的亲属都在新加波,而且这些家庭都是暗中作基督徒的。他们在社会上都有一定的地位,可以确保聚会安全。来回路费学员自付,学习期间的费用由院方负担。每个地方的学员12位,(聚会处,即小群派)的六位,团的六位,目的是要团的同工去影响一下比较保守的地方教会小群派的同工。每个地方都由哈该学院的老师,与曾在哈该受过训练的华人同工配搭主持训练。时间定于416日报到,17日正式上课,并且他们留下了六个地方的联系电话。团的三位同工商量后决定,把团的核心同工分别安排在六个不同的地方。因为不太了解该神学院的信仰背景,以防在道理上出现什么不同的看法时好出面调解,使同工们彼此也好有个照应。于院长特别提出来要二位申老师去上海,因院方决定这次把临时指挥部设在上海,于院长坐阵指挥。他还安排两个助手,在六个不同的地方巡回考查工作。

 

分手时,于院长特意嘱咐了两件事:一、为了同工们的安全,院方决定这次所有参加学习的人不能随便用自己的电话联系,院方为每个地方安排一个新的手机号,大家可以共用。二、希望团老师们在通知各地同工们的时候不要用自己的手机,因手机不安全,容易被查到,最好是用公路边的IC卡公用电话通知,确保这次训练圆满成功不出差错。

 

陷入虎穴

因为时间紧迫,团的领袖们回到郑州,立刻分头打电话通知各地团队的领袖们,要求参加训练的同工尽可能放弃手中的一切工作,由别人去做,把一个月的工作安排好,以免在训练期间分心,并要求大家于416日分别赶到聚会地点。说来也奇怪,这一次所有要参加会的同工们无人缺席,全部按时到达指定地点,同工们下车后按指定的电话联系,然后由对方派人或开车来接。

 

据后来了解,六个地方都是在16日晚上,大约天黑之前,来了几位新加坡老师,声称外边环境紧张,或我们的行踪被发现,或从公安局内部透露出来的消息,或我们的手机被定位等,制造恐怖的气氛。他们利用大家的惧怕心理,提出来把我们的同工分组学习,每一组的学员由团的两位同工,老地方(聚会处)四个人(两男两女)六个人组成;另有二个老师,一个看门的,一个做饭的,每个地方共十人。第一次共分了17个地方。同时,又以确保安全为由,把每个地方所有老师们的手机全部收走,由他们的人保管。对于他们的这种做法部分同工当时就产生了怀疑,但一想到他们是新加坡的老师,可能对大陆的政治气候比较过敏,过分地小心而已,不可能会有别的什么问题,因此,就消除了对他们的疑虑。

 

露出马脚

416日至18日期间,每个地方都先后开始上课,所讲的内容除上海之外,其他的地方都是大同小异。第一课都是介绍新加坡哈该领袖神学院的情况:总部在新加坡,并有六个分院,学院的办学方针、宗旨、授课内容和方法,招收人员的条件与范围等等。当他们提到大陆时,老师说:我们训练的学生人数遍布世界各国,哈该学院训练大陆同工比较少,共训练过22个人。院方希望今后能多为大陆训练领袖。他们还说:我们在大陆的工作多是与基督教两会合作,惟有这一次破例,是与基督教家庭教会合作,来帮助常受逼迫的家庭教会训练领袖。院方很希望能通过这次培训,选拔精英,以后去新加坡哈该学院深造,再去世界宣教。以后所讲课的题目是:新的事奉新的突破新的职分新的异象认识当前教会的属灵状况更新生命的丰盛教会合一。有的地方从创世记讲到启示录。他们讲的目的都是为以后他们要讲的内容作铺垫。

 

在听课的过程中,很多同工们听出他们所讲的内容偏激。例如:他们强调生命的丰盛却极力反对神学知识;强调教会合一却大肆攻击各教会。他们多讲各地教会的腐败软弱状况,攻击教会的领袖们。从他们讲课惯用的术语中,很多人都听出了破绽。如神做工常新不旧老旧观念正常人性老宗教吃喝神话神的经营六千年计划不合人的观念一班得胜者撒但的性情全宇宙的工作神的说话人的说话加强七倍的灵顶真透亮身量神不作重复的工作等。这些大多是李常寿的呼喊派里面常用的术语。凡跟东方闪电的人打过交道的人,就能听出他们所讲的内容是东方闪电的。

 

失去自由

41819日(除上海之外),每个地方的同工们大概都已经确定他们是传东方闪电的人。当各地方团的同工要求离开时,才发现已经被东方闪电软禁了。于是,有的同工和他们辩驳;有的同工拒绝听课;有的同工开始禁食;有的同工痛斥他们东方闪电是黑社会,手段极其卑鄙;还有的同工沉住气只管听话,想搞清楚他们的目的到底是想干什么。

 

的核心同工张xx知道上当了,但后悔已晚。可最担心的不只是34位同工的安全问题,更重要的是在团34位同工被困期间,闪电的人会利用我们的名义再次诱骗各地教会的同工和34位同工的家人。想到这里,不禁泪如雨下,心如火烧,向神祈祷说:神啊,求你怜悯我们,赦免我们的无知。停手吧!我们这些年遭遇的已经够忍受的了。我们的同工屡遭逼迫,饱经风霜。如今,又因我们心太单纯,渴慕学习真理,被诱骗绑架,是生是死,将是什么结果不得而知。现在,我们落在无恶不作的邪教组织东方闪电的手中,他们什么事都干得出来。我们这34位同工难道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在这群恶人手里吗?他们若趁机以我们的名义诱骗各地的教会,那该怎么办?神啊!难道我们这二十年多的工作就毁于一旦?如果你还顾念你的荣耀,求你保守你的众仆人,为我们开一条出路

 

神开出路

19日上午,在辽宁省盘锦市,参加培训的一位赵姊妹,在神奇妙的带领下趁着一个偶然的机会,逃出了软禁她的房间。闪电的人发现后,急忙派人四处拦截。因这位姊妹路比较熟悉那个地方的路,再加上神的保守, 闪电的人虽然找了一天的时间,也没有找到这位姊妹;赵姊妹终于脱离了魔掌。当赵姊妹赶到家时,东方闪电的人早就在她家的附近等候她,只是没敢对她下手。赵姊妹速打电话给团同工说,三十多位同工全被东方闪电软禁了,她已从聚会的地方逃了出来,并说出这三天她在里面的内幕讲述了闪电 把他们软禁,对他们施行诱惑,让她吃药等。她请团同工速想办法解救其他被困的同工们。在此之前,在外团同工们还没有意识到哈该神学院所派来的老师全部是东方闪电的人。现在得知我们三十多位同工全都落在恐怖组织东方闪电的魔掌之中,大家无法接受这一事实。霎时间,团同工们和34位被绑架同工的家属们都知道了这一消息。大家都心急如火,极其担心亲人的生命安全,因知道东方闪电的手段恶毒。各地教会的弟兄姊妹除了向神迫切祷告之外,谁都不知道该如何去做?派人去找,却又不知道被绑架的人具体地方;向政府报案,又不知道政府会怎样对待这事。因为我们家庭教会本身都是不合法的,还常遭政府的打击。真是左右为难,忙无所从。

 

同工们回忆起从教会建立直到今日所走过的路,即使是在国家打击家庭教会最严厉的时候,都还没有这么多领袖一次性同时被抓,难道邪教东方闪电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将我们一网打尽?不会的!神从来不做错事,使他的名受辱,必借这件看似羞辱的事彰显祂的荣耀,成就祂的美意。

 

感谢神!祂预先安排了我们的两位核心同工没有参加这次的学习。421日团契的这两位核心同工聚集了团契第二代同工和团契领袖的家属们,一同商量下步的工作,会议决定了三项内容:第一要紧的是可以根据情况报案,营救被绑架的同工;第二,通告各地教会谨防东方闪电趁机破坏教会;第三,通知各地教会信徒禁食祷告,求神保守释放被软禁的同工们。众人俯伏在地向神认罪、祈祷、敬拜、赞美,又彼此鼓励,振作精神,去接受并面对现实。这些被绑架的人分布在六个不同的省份,又不知道具体的位置,往哪里去寻找线索?当采取什么营救措施?大家心里非常难受,家属们的心情更难以形容。同工们这时当然意见不同,众说纷纭,不知所措,面对现实,大家心焦如焚。

 

很快的,福音团的几十位同工被东方闪电绑架的消息被传开了。凡听说此事的海内外教会的同工同道们都非常关心我们,都想了解事情的真相。有的人在为我们举手祷告,有的同工前来看望我们,有的人来电安慰鼓励,有的朋友们打电话催我们快去报案,有的人带来爱心的帮助,好多人都担心我们团在这一劫难中如何度过。然而正当我们如此遭难之时,有些人却趁人之危,毁谤定罪,蓄意高抬自己,欺骗海外同道等。试想,同工们的心是何等的伤痛!

 

决定报案

425日还没有任何消息,被困领袖的家属们完全沉浸在伤痛之中,失落伴随着沮丧,焦急伴随着担心。国内外有许多弟兄姐妹们继续催我们去报案。同工们又聚在一起商量如何报案,是以个人身份局部报案呢?还是集体报案?大家认为,无论怎样做都会使家庭教会浮出水面。我们不知神的意思是让我们继续隐藏下去,还是借此让我们从地下走出地面?自由是否也要我们去凭信心争取呢?如果这些人从东方闪电手里被救出来,又落在公安局手里,那又怎么办呢?就是报案、去哪里报?去河南省厅?可出事地点又不在本省,更何况历年来河南政府一直定我们为邪教,不断地打击。同工们犹豫不决。于是,大家又一次来到神面前,几乎撕裂心肠地迫切向神呼吁。最后祷告的结果是大家同被圣灵所感,决定集体进京报案。同工们在千思万绪中找到了一线希望。可谁来承担这一沉重而又具有危险性的使命呢?能让服事主一生已白发苍苍的老人家去吗?能让这些第二代的同工们去吗?万一有什么闪失,他们的一家老小又怎么办?能让这些受害同工们的家属们单独去吗?他们又说不清事情因由这时,团核心同工某姊妹主动提出来要带着部分受害同工们的家属一起进京,代表所有受害者的家属报案,这位姊妹的行动真犹如昔日违例见王拯救犹大民族的以斯帖。

 

426日晚上,该姊妹带着几位疲惫不堪的家属登上了去北京的火车(夜11点)。火车上那位姊妹的心情十分沉重,如被千斤重担所压,且不知此行是吉是凶,是福是祸,上帝是否伸出金仗。为了亲爱的同工,当时她只有一个念头,只要能藉政府的手,拯救诸位同工脱离恶人的手,死就死吧!

 

神施怜悯

427日早上到了北京,几位姊妹孤独无靠,连报案也找不到门路。感谢神,祂在姊妹们绝望之时奇妙地安排了一位主内的金弟兄。在他们夫妇的帮助下,姊妹们到北京市有关部门报了案。晚上,两位姊妹代表大家与上级领导见面,说明了家庭教会的信徒30多人被邪教东方闪电(预谋一年之久)诱骗绑架事件的经过;同时,也说明了家庭教会的信仰和邪教组织东方闪电在本质上的不同。当领导们听见这么多人被绑架,就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说:你们家庭教会能来京报案,说明你们对政府的信任,知道以法律来保护自己的权益,这是十分正确的。于是,他们连夜写报告向上级汇报案情,并要求带领的姊妹配合工作,提供可疑的线索。上级很郑重地受理了这一绑架案件,迅速行动救人,并表示要对东方闪电这一邪教组织给予严厉的打击。

 

神终于伸出了金杖,这时一群家属们流着眼泪从心里向神感谢,称颂祂的名。

428日下午在河北任邱被困的杨弟兄和井弟兄事先商量好,由井弟兄进入洗手间把门关上,又把窗户打开,井弟兄向外面的人高呼救命啊,我们被邪教东方闪电绑架已经十多天了,请你们去打110报警,救我们出去。这时东方闪电的人冲进洗手间对井弟兄又拉又打,外面许多人看见不知里面发生什么事,一齐围过来观看。闪电的人见已暴露目标,马上打开防盗门,杨、井二位弟兄就趁机逃了出来;东方闪电的几个人一起出来追他们。他们跑出大院,急忙乘坐一辆出租车直奔任邱市,甩掉了后面追赶的人。路上他们寻问司机,才知道所在的地方是河涧市华北油田三处三区家属院。二位脱险后直奔北京与报案的姐妹们见面,讲述了他们的遭遇,便一同参于报案营救的工作。

 

51日报案的姊妹们从北京回到郑州,获知在不少地方,已有东方闪电渗透到各地教会,情况万分紧急。为此团的同工们一起交通,立刻建立了临时行政小组负责团事务;巡回小组负责巡回被东方闪电扰乱的教会;营救小组负责协助其他受害家属去各省事发地点报案;大家同时分头行动。

 

57-8日团契召开一次全国性的同工会,同工们向与会者说明了这次出事的原委,消除各地教会的疑虑,并安排如何防范东方闪电在各地的扰乱,希望各地教会同工在神家遭难、大敌当前的日子,应当同心合意坚守工作岗位,使教会的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安慰受害的家属,营救被绑架的同工,认清仇敌的诡计,打好这场属灵的战争。同工们并没有因目前的困境而失去信心,仍然满怀信心的要与东方闪电决以死战。在神家遭难、大敌当前的日子,同心合意,坚守工作岗位,使教会的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安慰受害的家属,营救被绑架的同工,认清仇敌的诡计,打好这场属灵的战争。同工们并没有因目前的困境而失去信心,仍然满怀信心地要与东方闪电决一死战。

 

走出幽谷

59-10日,邢弟兄与齐弟兄回来了,向同工们述说被东方闪电所拘禁的前后经过。他们讲到闪电的老师如何否认圣经,推崇女基督代替救主耶稣,如何用欺骗、恐吓、药物、色情等卑鄙毒辣的手段对待我们的同工,真是可恶之极。大家看到他们的身心灵所受的伤害,想到还在魔掌中众同工们的处境,个个心如刀绞,更加迫切地求神保守祂的众仆人。

 

514日,张弟兄和另外一个姊妹回来了,当他知道同工们安排好了各地的防范工作,使团契的工作仍然正常地动作时,他的心稍得了安慰。他带回消息说东方闪电的人答应两天内放回所有同工,大家的心情都十分高兴,结果两天后没有一个人回来,可见东方闪电又在欺骗我们。们安排好了各地的防范工作,使团的工作仍然正常运作时,心里才稍得了安慰。他们带回消息说东方闪电的人答应两天内放回所有同工,大家都十分高兴;结果两天后没有一个人回来,可见东方闪电又在欺骗我们。

 

显明本质

在每个地方的头几天,东方闪电老师们都本着圣经讲些改变观念一类的道理。五天以后,他们都相继公开承认他们是东方闪电的人,他们所信仰的是道成肉身的女基督。当我们问他们在什么时候接受了这一道理时,自称是哈该学院老师的人回答我们:1999年有两个传道人从香港去到新加坡,把神末后的这步工作传给了哈该领袖学院的工作人员;2000年,该院副院长爱德华于接受了东方闪电;在于院长的多方努力下,哈该院长也于2001年加入了东方闪电。从此,该院成了东方闪电征服人的隐藏据点,利用已往的声誉征服了慕名前来学习的很多各宗各派的牧师以及天主教的一些主教与神父。而且该院还派了很多的师生去不同的国家作收割的工作。为了这次大陆的训练事工,该院师生禁食祈祷,费财费力,冒着极大的危险。他还希望我们不要错过这美好时机,不要辜负院方的期望。当时我们的同工真为哈该领袖学院感到痛心,赫赫有名的领袖学院竟然如此轻易地接受这不成体系的邪教道理,成为东方闪电的差派中心,利用如此卑鄙的手段诱骗软禁我们这群诚实、单纯、渴慕真理的人(注:事后我们知道,这都是闪电的人借用哈该学院之名在欺骗我们)。

 

他们在讲道时说:人不要把神限制在自己的观念中,神做事常新不旧,不合人的观念,故意不按人想望的去做,而有意地回击人的观念。人不能把神限制在圣经里,因圣经是死的,神是活的,神的作为不受圣经规条的限制。比如:昔日的文士和法利赛人,盼望弥赛亚来,结果来的是耶稣,因此他们就弃绝祂,钉耶稣在十字架上。今日的教会也盼望耶稣基督二次再来提教会,结果来的不是耶稣,而是全能神女基督;不是驾云来接教会,而是二次道成肉身在隐密处说话,结束旧的恩典时代,开辟新的国度时代,用话语审判信徒,征服人进入国度,毁灭一切信女基督的人。因此,这时代的人也照样不能接受二次道成肉身的实际神,都要落在刑罚和诅咒中。他们完全把耶稣第一次降世时所受的不公平待遇套用在女基督的身上,为她辩护来欺骗迷惑人。

 

为了让女基督名正言顺地被承认,闪电的老师们把神历代的工作分为三个时代:

 

1.   律法时代:神的名字是耶和华。神以灵工作,用不同方式向人显现,所说的话是律法,并透过人发预言。人的责任是守律法,结果是人守不住律法,胜不过罪。

 

2.   恩典时代:神的名字变成耶稣,神以道成肉身的形式向人显现,在肉身中工作说话。人的责任是认识、相信耶稣,但结果是人不信耶稣,反而定罪耶稣,弃绝耶稣。

 

3.   国度时代:神的名字是全能者实际神。他们说神藉着女基督第二次道成肉身,她的工作是发表神公义的性情,向人类说话,审判神的家,征服全宇宙,降灾灭,并在全地作王。东方闪电以实际神代替主耶稣,以全能神的话代替圣经。他们说人的责任就是追随女基督;全然顺服女基督和她的话语,以致被征服做成得胜者,方能进入女基督在地上建立的国度。

 

通过这次经历,我们可以肯定邪教组织东方闪电的目的是专一破坏信仰纯正的基督教会,他们的口号是借着收割,让万教。他们利用圣经,强解、解圣经,不择手段地迷惑信徒,实属打着基督招牌的敌基督信仰。

 

信仰错谬

1、否认神所默示的圣经权威。他们说:圣经是过时代的东西,是神老掉牙的说话,是老黄历。持守圣经的人是圣经的看家狗;五经里面有许多内容是人的东西,不是神的话;历史书只不过是历史资料,不是神的默示;旧约唯有摩西的律法和先知预言才是神的话;新约四福音里面有很多内容是人的手整理后写下的,可信度只有80%;书信不过是人根据当时教会的情况和个人的经历所写的信,而不是神的话,只能当作一般属灵书籍看,特别是保罗书信最不可靠;只有启示录才是神的话,而这仅有的神的话已经不够用了,小书卷已经揭开,就是女基督所说的话在肉身显现等。他们以女基督的话在肉身显现代替神所默示的圣经,实乃不折不扣地亵渎圣经。

 

2、否认三位一体的神。他们说:圣经中并未曾明说,神是三位一体的,三位一体的说法是人的理论,是教会历史上的一个错谬的传统学说。神是独一无二的,只是在不同的时代以不同的身份、名称向人显现而已他们还给人灌输神曾经是耶和华耶稣圣灵,现在又是全能神女基督等异端邪说。这种邪说完全建立在李常寿错误的神学基础上,目的是败坏人对神的信心。

 

3、否认基督十字架的全备救恩。他们说耶稣道成肉身钉十字架的救赎工作并不完全,否则,就不用二次道成肉身女基督的工作了。耶稣钉十字架的工作是赎罪、赦罪却不能使信徒胜罪,脱罪性;而女基督的工作是通过说话,审判、熬炼、征服成全人,能使人胜罪,作圣洁的得胜者。同时他们也否认基督从死里复活这一事实。女基督说:耶稣从死里复活是怎么一回事呢?是从肉身到死,再从死里回到身体里吗?这就叫做死里复活?就这么简单的事难道是事实吗?这一邪说完全否认了耶稣基督十字架上成就的全备救恩

 

4、否认耶稣再来与信徒复活被提。他们说信徒复活是指接受女基督这步末后的工作而灵性复活。肉身死了的就不会再有复活,只能在千年国度中投胎转世。论到被提,他们说:你们以为基督还会驾云再来接你们吗?告诉你们,白云是神的说话,再来是二次成肉身,被提是接受神话,被征服进入国度。这不合逻辑的灵意化解经,否认了复活被提与基督再来的真理,唯独宣传了女基督的胡言乱语。

 

5、否认神的真实存在。他们说没有人看见过耶和华神,只能听见祂的说话。见过耶稣的人有几个呢?你们都是听祂门徒们传说的,你们对神对耶稣的信仰都是渺茫的,都是 迷信。你们信的神若是真实的,全能的,你们为何会受骗?如今落到女基督的手中受审判。你们痴迷的追随耶稣为祂受苦,传扬祂,教会为何会有纷争,以至于教派林立呢?你们追求圣洁,为何仍胜不过自己的罪性呢?这说明你们信仰的神是渺茫的。全能神二次道成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发表她的性情与说话,请你们来赴天国的筵席,吃喝神话,使你们在肉身受熬炼,在灵里被成全,跟上这步工作,成为得胜者,在国度中合一,这才显明全能神实际的一面。他们的目的是要从人心目中除掉耶稣的形象,全盘拆毁基督徒信仰的根基。

 

6、否认天堂、地狱与大灾难。他们说:你们盼望上天堂,天堂在哪里?不在天,而在地上,就在这里。你们吃喝神话被 全能神征服,进入国度就是上天堂。你们常说不信耶稣的人下地狱,下地狱是指什么呢?下地狱就是你们若不信女基督,圣灵就会离开你们,让你们落在魔鬼的捆绑中。在实际神摆布的环境里被咒诅、受刑罚就是下地狱(这指他们人为的打伤杀害,用他们自己的手为人制造的人间地狱)。他们说大灾难就是人反对女基督而遭行政处罚所带来的结果。他们这样作就是要败坏人的信心,使人失去盼望。

 

7、否认因信称义作神儿女的真理。他们说:在恩典时代你们可以因信称义重生得救作神的儿女。但如今恩典时代已经结束,而进入了国度时代,必须转信 女基督,认识接受她的工作才可以称义。否则你们信主传道一辈子还要灭亡。你们不能认识全能神是因为你们没有脱离撒但败坏的性情,还是魔鬼的儿女,还活在罪中,必须经历这步审判工作才能圣洁,作神国度的长子、众子、子民。他们的说教显明了闪电敌挡真理的本质。

 

8、否认推翻历史的事实。他们钉罪保罗,说保罗天资聪明,被神开启能看透说透灵里的事;但美中不足的是因他的悖逆,很多地方直接代表天使长说话:老病重犯,以往的工作徒劳无益,最终落在神的审判之中而灭亡。他们总是有意抬高彼得,说彼得是认识神最深的人,在神面前忠心,不曾埋怨神,一生事奉都合神的心意,不曾被撒但利用过,就是约伯也不及他。教会历史中那么多的属灵伟人,他们只承认伦斯,倪柝生,李长寿,说他们是女基督来世的开路先锋。可见他们的用意是要高举他们的能力者为教皇,崇拜女基督为救主。

 

道德败坏

1、他们道德标准低下。他们说:认识全能神的义高过自己行为的义。为了征服人他们什么事都能作得出来。女基督说,只要认识她的性情,接受她末后的这步工作,一切行为上的错误都是小事,她都不在乎。只因女基督本人常用污秽狠毒的话骂人,咒骂父母为狼子狼孙,道德标准低下,故意纵容人在行为上放肆,所以她的随从者们才敢任意妄为,做出很多违背天良的缺德事。

 

2、他们惯用谎言欺骗人。东方闪电的人习惯说谎,以谎言、欺骗为神的智慧,他们训练人怎样去说谎话骗人。在诱骗人的过程当中,他们什么计谋都能想出来。他们如同专业演员,无论扮演什么角色都十分逼真。他们可以谎称自己不信主,又可以利用已接受闪电的人作衬托物,装成学员陪我们一起听道;他们模仿我们同工的笔迹写信骗人。他们以说谎的诡计手段为神的智慧,尽最大努力彰显全能神的实际的一面。实乃显出了他们的父魔鬼说谎的本质。

 

3、他们淫乱污秽败坏。就这次学习期间,他们几乎对每个同工都利用异性去诱惑。他们让这些女人吃春药后,向我们的一些弟兄们动手动脚,给这些弟兄们写情书答应嫁给他们,有的还求这些弟兄们答应她们做他们的小老婆。世上能说的诱惑人的调情话,都让她们说尽了。但弟兄们都存敬畏神的心,用神的话斥责他们。我们有位弟兄还多次看见闪电的女老师,一个晚上能与两个男老师犯罪等。这些人都成了他们 讲员手中的玩物,成为以淫乱来败坏人的道德、毁坏人信仰的工具。

 

4、他们拆散人的婚姻家庭。他们讲说婚姻家庭是人犯罪以后才有的产物,进入国度时代的人当为实际神撇下自己的家,离开亲人为女基督工作。凡进入国度的人都是一家人,愿意跟谁结婚就可以跟谁结婚,从新结合组合新家。当我们问到他们离婚是否是犯罪时,他们说在恩典时代是罪,但在国度时代就不是犯罪了。因此那些凡加入东方闪电组织的男女都离开自己的家,长期不回,原因是他们规定献身与女基督的人是不能结婚的。这种邪说,导致多少人毁在淫乱的罪中,多少个幸福家庭被拆散。

 

5、他们的手段卑鄙。他们对于抵挡的人采取不同的手段:用威胁的方法使人产生恐惧,用爱心服事的方法感化人的心,用钱财作钓饵的方法诱人上钩,用冒名传真的方法欺骗人相信,在茶水中下春药以刺激人的情欲发动,使人难以忍受,在食物中下迷药使你迷迷糊糊毫无辨识地接受他们所讲的话,用制造紧张气氛的方法把人困住不放,用装神弄鬼的方法向人显现说话,用假装鬼附着人的方法来折磨人。总之,他们能想出来的方法都拿出来用,为的是让人接受他们的邪教道理。他们为达到传播和得人的目的实在是不择手段。

 

6、他们的行动诡秘。闪电信徒对能力者是绝对的顺服,有严厉的行政规条,人人不得违犯。他们的行踪诡秘隐藏,一般不带书籍,行动不留痕迹,使人无法觉察。他们把那些已经接受东方闪电的人安排在各地教会内长期潜伏,掌握情况,寻找目标,建立关系,找机会拉他们下水,想办法把他们诱骗到 闪电的窝穴进行洗脑训练。 他们的这种作法叫先摸底后请人赴席,一般35人,几天换一个地方。每一次换地方布置得都很周密,使人无机会脱身。

 

7、他们的组织恐怖,结构严谨,等级分明。自上而下排为:能力者、圣灵使用的人、省级领导、区级领导、部门领导、高手、一线人、二线人、衬托物、效力者等。他们以女基督的话为最高权威,利用命,行政约束该组织成员绝对顺服大祭司赵维山。他们长期软禁人,其目的是破坏教会,推翻政府,使全世界各国都拜倒在女基督的权下。他们用钱财、女色买通地方公安人员,使他们接受闪电的教义,成为闪电的组织成员,替他们效力,暗中保护他们。这给政府对他们的打击带来诸多不便。

 

8、他们威胁、恐吓人。为了征服那些信从者,他们讲了很多关于人敌挡女基督而遭咒诅的见证,且说已有几百例。其实这些见证有的是他们瞎编出来的,有的真实的见证是他们故意安排而制作出来的,诸如遭车祸、被毒死、被火烧死、被人打伤、被盗窃等。他们一方面强调人相信环境的安排;另一方面,他们制造一些可怕的环境,使人感觉到他们说的话都是真的,而相信全能者 有些人进去以后明知是错道,但无法脱离,因怕闪电对他们进行报复。有一位弟兄,抵挡闪电比较厉害,闪电的一位老师威胁他,要把他放在地下室二十年,这位弟兄说三十年我也不接受。

 

胜利回归

他们把团的两位姓申的领袖软禁在上海,前二十天是于院长讲教会历史和部分圣经的内容,没有露出闪电的道理,而在其它的五个地方第五天就开始讲闪电的道理了。他们此举的目的是先稳住他们二位,借着两位领袖所写的一封信来安慰大家,又模仿他们的笔迹写信,说两位申老师接受得很好,藉此来蒙骗其它五个地方的人,让众同工们都想:二位领袖都接受了,我们又何苦敌挡呢?有些同工的警惕性因此就放松了。二十天后他们才开始向二位申弟兄讲闪电的道理,但他们采取了不听、不想、不读、驳、不信的五步策略。无奈,他们向二位运用美人计,但被他们识破、拒绝了。至于那自称是新加坡领袖学院院长的爱德华于在56日被申弟兄痛骂一顿之后,从此就销声匿迹了(此爱德华于是闪电冒名的)。

 

另有两位同工假装已接受并答应配合工作,从而取得了他们的信任提前出来,和外面团同工们合作,采取乖僻的人以弯曲待他之策,设以其人之道而还治其人之身的救人计划。他们一方面停止了凡被绑获释之同工们的工作,派人把出来的人看管起来,在外面制造了紧张的气氛;另一方面给东方闪电的人打电话报告外面的局势,迫使他们放人;同时他们还向警方主动提供了一些线索,催促警方破案。总之,他们的目的是要闪电快点把人放出来。这样作的确达到了很好的效果,闪电开始不断地放人出来。

 

517日团契的靖弟兄、王弟兄等也出来了。邢弟兄和齐弟兄去看望他们,在一起交谈各自被软禁期间的情形后,大家就对出来的弟兄们产生极强的负担。他们顾不上回家看看,就立刻决定分头去各地看望坚固出来的同工们,凭着他们在里面的经历,揭穿东方闪电的诡计,揭露他们卑鄙的手段,为大家洗脑排毒。

 

525日,已经被闪电软禁放出来的部分同工们,在郑州市见面交通,共商救人和防范措施。大家一致表示要同心合意救出被软禁的人,保护已出来的同工及家属,并为几位被折磨有病或药物中毒的弟兄治病。同时也决定了必须要作的其它几项工作,训练同工、差派移民的工人等。

 

63日两位申老师先后回来,他们已被折磨得体弱消瘦。当时他们心里想,这一下肯定完了,同工们可能全部被东方闪电掳掠去了。感谢神,当他们得知同工们只有五位没出来,已出来的人都没受什么影响时,他们的心才得了少许的安慰。

 

重振旗鼓

67-8日,福音团契的核心同工在武汉又开一次会,见面交通了下一步的工作,商议如何恢复凡参加东方闪电学习的同工们的工作,决定等同工们全部出来之后,召开一次全国性的同工会,好让团契的领袖们向各地的同工们讲清这次416事件发生的原委,以取得大家的理解。

 

610日,被差派到全国各地的40对移民宣教的夫妻们都回来了。他们从不同的渠 道,得知了这次老师们被软禁的消息,个个都是存着疑 虑、不安、失望的心情,聚集到了河南省的某一地方。 当他们看到老师们一个个拖着疲乏软弱的身体,一张张 蜡黄憔悴的面孔,负担沉重的站在讲台上,却仍然用和 蔼可亲、坚定有力的话鼓励安慰大家的时候,同工们一 个个流出了眼泪。原来令他们十分担心的老师们,虽然 变得有些衰老,但他们对宣教的负担和对宣教士的关怀 与爱心却一点都没有改变。

 

611日廉老师和魏老师刚刚回来还没顾上休息,就坐车赶到差派会上与众同工们见面交通,使大家的心更得安慰。值得感恩的是,在我们最艰难的时刻,借几位老师们的祷告,神很奇妙地为这些宣教士们预备了半年的经费,解决了燃眉之急。神没有让在禾场上为主奔波的宣教士们空手回去。

 

614日,中华福音团契416事件中34位受害的同工们,借着海内外教会弟兄姊妹们的祷告、同工们多方面的努力配合及国内警方的强大压力下,终于全部安全脱险。感谢神的保守,同工们(除山西的一位弟兄以外)靠主在各样的试探中都能站立得住,没有被闪电的道理迷惑,团事工没有受多大的亏损。这是神极大的恩典,将荣耀归给主。

 

欢天喜地

621日,团契20多个差会的同工和416事件受害的几十位同工们,共100多人,在中原的某一地方欢聚一堂,大家怀着久别又重逢的喜乐心情,彼此述说着这些日子在主基督爱里的思念,对神的拯救和保守发出感恩的赞美。

 

聚会开始了,团的领袖们首先向各地与会的同工们承认这次工作的失误,求主赦免,请求大家接纳。他们揭露了东方闪电的诱骗计谋,讲明了这次发生事情的原委。又本着圣经指出了东方闪电在道理上的错谬。

 

为了清理东方闪电的卧底,证明闪电在我们任何人心中都无干、无分、无记念,同工们怀着加拉书中保罗向传异端者的愤恨,一个一个地走上讲台,奉主耶稣的名咒诅二次道成肉身的女基督、实际神;咒诅邪教东方闪电中为女基督效力的人,捆绑东方闪电邪教组织背后的邪灵。阵阵的咒诅与阿们声,宣告了女基督和跟随她人的失败,同时又证明了主基督和跟随基督之人的得胜。

 

两天的聚会中,受害的同工们一个个地声讨了东方闪电错谬的教义、败坏的道德、卑鄙的手段和女基督的那些胡言乱语的说教,并讲述了各人在被软禁期间的不同情况。每个人都讲出了一段悲道明敌基督破坏基督教会而不择手段的邪恶行径。

 

聚会接近尾声,团的领袖们在你用主爱原谅我,我用主的爱接纳你,我们彼此理解尊重,胸怀要的歌声中,走进同工们当中,彼此流泪认罪,互相握手表示接纳。霎时间,神的灵大大浇灌在聚会中,在每一个人的心灵中运行、感动、安慰、医治。歌唱声、认罪声、祈祷声、哭泣声、敬拜声汇成一条滚滚奔放的河流,冲洗会场中每一个人的身、心、灵,冲走了大家的疑惑、怨言、亏欠,内疚、羞辱、软弱和疲惫;带来了安慰、医治、释放、理解和尊重。同工们又一次经历到神的同在,沐浴在神的爱中,充满着前所未有的喜乐,对神发出真诚的赞美。聚会在那美好的仗我要往前打的歌声中结束了。同工们从神再次获得了新的能力,圣灵再次点燃了教会复兴的火。

 

因祸得福

邪教东方闪电蓄谋已久的要一举吞灭中华福音团的行动,最终以失败而告终。416事件的发生,显明了我们人的愚昧,暴露了撒但的诡诈,彰显了神的智慧。神把坏事变成了好事,叫我们因祸得福。借着此事:

 

1.     让政府清楚了邪教与家庭教会之间的区别。

 

2.     让世界教会认识了邪教东方闪电对教会的危害性。

 

3.     让福音团的众位同工亲眼目睹了闪电恐怖组织的内幕。

 

4.     考验了这30多位同工们的信仰和品格。

 

5.     让我们的同工反省自己已往所做工作的不足。

 

6.     给这些同工们深深地上了一堂认识对付邪教的课程。

 

7.     让凡与此事有关的同工及家属们打了一场属灵的仗。

 

8.     大大挫伤了东方闪电破坏教会的锐气。

 

真是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如今中华福音团的各项工作都正常运作, 34位受害同工中,除了山西的薛明学以外(有多种原因造成的),33位同工都能持守信仰,站立得稳,同心合意的抵挡邪教,坚固教会。近日团的同工们正忙着巡回各地教会,与各地教会的同工们一道迎接更大的挑战。

 

最后向海内外同工同道们发出一个请求,请为我们继续代祷:

1.     请特别为在被软禁期间遭受闪电毒手的四位受害者代祷,他们药物中毒,至今未愈!

 

2.     请为34位受害同工之一薛明学代祷;他因种种原因接受了东方闪电的道理,至今我们没机会见到他,挽救他。

 

3.     请为我们团34位受害同工及他们的家属们代祷,求神保守他们不遭受闪电的报复。

 

4.     请为我们福音团继续代祷,使我们有力量有智慧能面对前面的路和东方闪电的扰乱。

 

特别说明:

请各地教会谨防东方闪电的人借用我们中华福音团之名,用电话、写信、邮件、发表言论等手段来制造是非,攻击、欺骗海内外教会的同工同道们。如有此类的事情发生,请不要轻易相信,可与我们联系证实,以免上当。谨请大家务要提防闪电的诡计。

 

中华福音团

200277日(星期日)

English Version

主页 :: 关于我们 :: 认可 :: 联络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