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关于我们 :: 认可 :: 联络我们

 

叁、“东方闪电”的发展

 

【在过去几年猖行于中国大陆的异端『东方闪电』,对国内基督徒的破坏非常严重,他们已经跑到美国、日本来了,而且已经在我们中间散发他们邪恶的书刊,书名是《神隐密降临的作工》,另外还有五张CD,叫做《跟随着羔羊唱新歌——真理圣诗精选》】               

—— 认识异端--警告提防东方闪电!!!                                   

 

一、工作的迅速扩展

 

“女基督”被称为神之后,她向闪电信徒“颁布了她的大使命”——“……我的工作是带动全宇的,而且闪电是从东方发出直照到西方的,所以我是降临在东方的,……我在迦南之地仍然发声说话控制全宇,……我要作全宇的工作,我要大动工程……”(《神隐秘的作工》154页)于是“女基督”的崇拜者们,开始从河南、山东、安徽、河北、东北等地,开展她的工作,并向全国乃至国外迅速蔓延。

 

(一)在国内的发展

东方闪电在国内的发展共分为三个阶段,现介绍如下:

 

1、前期的工作目标

“以好的派别为主(素质好、领受能力好、青年人多,例如:召会);以一般派别(素质一般、挺谬、糊涂人多,不追求的)为次。”(《东方闪电摸底铺路细则》“摸底范围”第三条)这是闪电前期工作的宗旨。

1993年到1995年,闪电的工作目标只在国内倪柝声的“老地方教会”,和李常受的“呼喊派——召会”中发展。闪电本身是从呼喊派里演变而来,闪电的教义及聚会方式都与这两派相似,因此,它在这两派中的发展比较容易。这些年来,“老地方”的信徒太保守没有活力;“新召会”的道理本身就混乱,没有真理的根基,经不起闪电的迷惑,所以,早期加入东方闪电的大半都是这两个教派的人。后来闪电的人常用“老地方教会”的名义欺骗其他教会的信徒,引诱迷惑他们接受“女基督”的邪说。

【这个团体不是对不信的人传,而是专门渗透到基督徒中间,特别是‘主恢复’的‘众召会’,叫人否认主耶稣,撇弃圣经,投入敌基督的破坏工作。国内许多地方,特别在河南、安徽、山东、江苏、福建、广东、陜西、东北等地,深受其害,有带领的弟兄或同工被欺骗;也有些地方,上百的圣徒被勾引了过去。受影响的弟兄姊妹,轻者是被搞得糊里糊涂,离开‘召会’,什么都不愿再信;严重的把钱财、家产全都变卖献上,离家出走去传他们的『道』,就这样,破坏了许多家庭。这些传道人还使用钱财、甚至美人计来诱骗人,加上威吓、软禁、咒诅,各种办法,卑鄙无耻。他们不仅是个异端邪教,还像黑社会的帮派。】                                                                             

——  认识异端 —— 警告提防东方闪电!!!

 

在闪电工作发展的初期,它工作的目标只锁定信仰纯正的家庭教会。他们抓住了农村人文化水平较低,圣经根基浅薄,很容易受迷惑,容易被拉拢的特点,他们便首先从农村开始了他们的工作。主要对象是:教会的领袖、青年的信徒、年青的女子,有文化的人等。一方面是因为这些人有利用价值,另一方面是因为信仰纯正的家庭教会常遭政府的逼迫,故不敢因他们过分的行为去报案,因此不会给他们造成威胁。

当时闪电的手段比较粗俗,容易被识破;他们从信徒口中打听到那些有名的、常在外面奔跑的传道人的家庭住址,然后从门缝往他们家里投书,有时还在书里夹带一些钞票。后来,他们又采取威逼利诱的手段,利用“卧底”把人骗出去,软禁起来,用女色勾引,并伺机拍照;用照片当作把柄,威胁人就范,接受他们的邪教教义;如不服从,就“搞臭”此人在教会中的名声等,这些圈套使许多人陷入其网罗。

 

2、中期的工作目标

《东方闪电摸底铺路细则》中“摸底范围”第一条:“以大中城市,交通便利的地方、乡镇为主,以农村较偏远山区为次”。由此可以看出,东方闪电为了扩大自身的势力,他们把工作的目标转向了城市,并开始重视知识分子。他们把目标对准,高校中那些圣经根基不稳固的大学生信徒,以各种方式欺骗、诱惑这些学生,使他们加入闪电组织。

随着一批知识分子加入闪电,提高了他们组织成员的文化素质,加大了为“女基督”效力的队伍。为了增加他们的经济收入,他们也把目标对准商人。一部分受迷惑的商人加入“闪电”以后,不但大量地增加了他们的经济收入,而且为他们在各地的“工作人员”的工作提供了方便(他们都是以某公司老板、或某公司的职员、某大学毕业的学生的身份出现)。

为了寻求政治靠山,“东方闪电”又把进攻目标指向了政府官员。他们利用其组织成员的家庭关系,首先对一些政府官员进行色财诱骗,并趁机向他们灌输闪电的说教,等这些官员“忠心地”接受了“女基督”以后,他们就甘心乐意地利用自己的职权庇护闪电信徒,并营造一些利于“闪电派”发展的条件。尽管在北京政府“打击邪教”的名单上“东方闪电”名列第二,仅次于“法轮功”,但是打击东方闪电的力度,各地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牵制(北京市除外)。那些在各地被闪电说服和收买的地方政府官员作了东方闪电的有力的保护伞,因此,他们才敢在各地明目张胆地绑架、软禁、残害基督徒,破坏神的教会。

在这一时期,闪电成员常把攻击目标诓骗出来(如声称请他们为家人、弟兄姊妹祷告等等);在骗到他们的地方以后,趁机动用武力,将其打昏,然后带到指定的地方,软禁起来给他们灌输“东方闪电”的教义;如果不接受,他们还会使用更加毒辣的手段,将诓骗对象打残或致死(他们称这种手段为“审判从神的家起首”)。在当时,闪电的阴险手段及其暴力行动,给各地教会带来了一阵阵恐慌。

 

3、后期的工作目标

2001年以来,“东方闪电”所用的手段趋于更加诡秘,更加细致入微,更加隐藏,更加具有欺骗性,好多教会对其进攻更是防不胜防;有时这些人甚至明目张胆地去家里绑架传道人,对他们长期软禁,进行洗脑。例:“广州市大马站的绑架事件”、震惊中外的“416福音团契34位领袖被绑架事件”等,都说明了闪电手段的狡诈与狂妄。面对闪电邪教的违法行为,各地教会受害者纷纷向政府有关部门报案,才使闪电的暴行有所收敛。

他们在总结前面几个时期的“成败经验”以后,就把工作的目标转向了大陆其他的异端教派如:天主教、二两粮、三班仆人、华雪和、四福音派、灵灵教、安息日会等。这些异端教派本身的信仰就有问题,根本无法抗拒“闪电”卑鄙的手段、谬妄的说教及他们的诱惑和威吓,因此,其中有大半都成了“闪电”的掳物。

这几年来,重生派因自我孤立,在真理上就得不到足够的供应,内部不断地分裂,加上重生派“生命会”和闪电的聚会方式接近,所以大批的重生派信徒也被迷惑进入了“闪电”。据说在东北和北京的“生命会”中进入闪电的人很多。20023月份,在上海他们征服了华雪和教派中的几十位主要负责人,无一人幸免逃脱。就连天主教的许多领袖也被诱骗进了东方闪电。一份中国官方的报告说:“该邪教组织正在加快对地下天主教会的渗透,以便通过与这些地下组织的联合来强化自己的实力。唐山公安部门发现,该地区的地下天主教教会,已经与闪电派有了联合。”

起初闪电派因惧怕政府的逼迫,不敢向三自教会进攻,但后来,他们发现“三自教会”也是他们可争取的对象。据了解,在东北、内蒙、兰州、石家庄、安徽、温州等地,有好多三自教会信徒也相继受了迷惑,暗暗地加入了东方闪电,如今正隐藏在他们原来的教会中,作卧底的工作……

目前,东方闪电已以惊人的速度传遍中国至少30个省份,他们的人数已过百万。200111月《时代杂志》的一篇报道说,闪电派自称他们在中国各地有30万信徒,但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有意低估的数目,因为他们了解到中国政府已经悉知,闪电派渗透到了中国20多个以上的省份中。中国政府在取缔邪教法轮功组织之后,也不会轻易地放过他们。

时至今日,闪电组织在全国各地的人数已超过百万,这些人一经洗脑,就很快地掌握了“闪电”错误的教义;无论是那一教派信徒或传道人,一旦加入闪电,就都成了“女基督”的忠实效力者,甘心执行“女基督”交给他们迷惑人的使命,比以往热心百倍。现在闪电中有这样一批“工人”,我们不得不小心提防。

 

(二)在国外的发展

在短短十年左右的时间里,东方闪电不但在中国有百万以上的信徒,而且近年来,它正向海外发展。目前已在日本的东京、美国的纽约、旧金山、加拿大的多伦多等地,都成立了办公室并大量印制书籍、小册子等闪电的刊物,四处散播他们的信仰及谬论。在新加坡、韩国、印尼、马来西亚及其它东南亚的国家当中也在扩大他们的影响力。

 

1、目标指向全宇

“……我要作全宇的工作,我要大动工程,把我的所有荣耀都显给末世的人,把我的全部作为都显给末世的人,把我的全部荣脸都显给等待我多少年的人,显给盼望我驾着白云来的人,……让人都来在我的宝座前,看见我的荣颜,听见我的发声,观看我的作为,这是我的全部心意,是我计划的终极、高潮,也是我经营的宗旨,让万邦朝拜,万口承认,万人信赖,万民都归服!……”(《话在肉身显现》192/193页)

据了解,在1998年,东方闪电曾有一计划,就是在2000年,要把他们的工作扩展到国外“去征服全宇”。于是,他们召集各地的组织成员,命令他们利用在国内外所有的亲属关系网,打通国内外的政府渠道,按计划首先把他们中间的最高领导群送往国外。

2000年,赵维山化名徐维山,在政府某些官员的帮助下办理了护照,现留下一个叫罗刚的人,主持闪电在国内的工作;他自己在日本人的帮助下,先到了日本的东京;随后又从日本转站到美国的纽约。在美国,赵维山在一些人的支持之下,很快建立了闪电的总部,设立了网站(http://www.godword.org),并开始大批地印刷闪电的书籍,派人在华人教会当中分发。

20016月,赵维山在纽约以中国家庭教会“东方闪电”派发起人的名誉,以宗教迫害为由,向美国当局递交了政治避难申请书,不明真相的美国当局批准了赵维山政治避难的申请。赵维山等人现正在美国“东方闪电”的总部指挥着世界各地的闪电组织成员,以及他们向全宇扩展的工作。

在国内,他们不断地把闪电邪教中较有水平的人,通过不同的渠道送往国外;同时号召组织成员,设法骗回在国外留学、经商或打工的亲属。对于这些被骗回的人,闪电内部人员对他们进行有计划地诱导、软禁、洗脑,直到他们被征服,写下保证书加入他们的组织,成为他们忠实的效力者为止。然后再差派他们携带闪电的资料返回到原来居住的国家,利用他们原来的身份去迷惑人、诱骗人加入闪电组织。
  
她们俩出国时均带了大量有关东方闪电的宣传材料和书籍,准备在阿联酋为东方闪电开展工作,并建立组织,为不久后向美国渗透做准备。在了解了这一情况后,我设法与阿联酋的其它主内肢体联系,均没有成功。在接下来的四个月间,我每一天晚上的零点都要跪在床前,流泪向天父祷告,祈求天父使我能得到她们的消息,祈求天父开她俩的眼,使她俩早日回转;也祈求天父看顾阿联酋的教会能识破撒但的诡计与东方闪电的谎言,免入迷惑……后来知道了那位姊妹自杀的原因。

当其中的一位被东方闪电10月间召回国内,利用她能熟练的运用英语,让她引诱在中国大陆工作的外国人,尤其是美国人。东方闪电也在设法使这位姊妹也能回来,经过训练后,将她俩一起派到美国去。由于这位姊妹的丈夫不信主,对东方闪电也无兴趣,一直阻拦她回国或去美国。据她丈夫后来回国给我讲,在她自杀前的三四个月中,国内一位姓王的经常给她打电话(就是那个自称是王恩光的)。每次电话过后,她的情绪就很不好,当东方闪电无法说服她尽快回国后,东方闪电就担心她一个人留在阿联酋,在那里的弟兄姊妹的帮助下,很容易认清东方闪电的真相,从东方闪电退出。由于她带了大量的东方闪电书籍到阿联酋,这些书籍就会被公开,使弟兄姊妹更清楚的了解东方闪电的谎言,并将东方闪电的本质用英文在海外的基督教刊物上发表,那样对东方闪电策划的从2000年开始向美国扩展的工作就会造成很大的打击。】

                       ——  为什么要分辨别的福音

 

【近来有一个异端,从中国到美国,加拿大各地大量活动,它们在纽约,多伦多都有根据地。它们在各地派发一本小册子叫「神在中国发声」,深蓝色皮宣传品,全册大约六万五千字,宣传它的异端邪说。还训练他们的工作人员如何混入教会,搜集资料,取得信任后进行思想改造。这本书叫「神在中国发声」,它自称是神,是神在中国发声。这是何等狂妄,何等亵渎。】

——  防备东方闪电派的异端邪说   秦镜高

 

【最近在三藩市一教会讲道,刚散会就有两位青年男女走进来,并开始分发一些书籍和光碟。书名《圣灵向众教会的说话》,光碟(共五个)名《真理圣诗精选》。两者印制颇为精美。那个女的跟我聊起来,介绍自己是大陆家庭教会的人。我看书内页和目录,知道不妙,就问他们是不是东方闪电派?她却一口否定。

我看见书内电邮地址为:thealmightyhasreturned.com,即「全能的主已回来」的意思。东方闪电派相信弥赛亚已于一九九零年以女基督之身再临地上,而且是在中国。我再追问,她还是不承认。跟着她转变话题,又向我要地址,幸好我没有给她。】     

——  「闪电」来了,请保护你的群羊   邱清萍

 

【在二千年底,这班邪教份子还从中国差派人到其它国家,渗透到各处的基督徒聚会里,借着讲一些在中国被逼迫的见证,争取同情,然后散发他们的刊物,说这些是『圣灵在国内的工作』,或『交通全能者的作为』。他们散发的刊物名称为《神隐密降临的作工》和《圣灵向众教会的说话》,另外又附送几张包装精美的诗歌:《跟随着羔羊唱新歌——真理圣诗精选》。我们已经在美国与日本好几处教会及弟兄姊妹的家庭聚会中,发现他们在散发这些非常邪恶的东西。】

——  给所有弟兄姊妹的一封警告信!                                                     

 

2、对海外教会的提醒

由第一部分“目标指向全宇”,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闪电”邪教不仅计划在大陆破坏中国的教会,而且他们已将破坏教会的工作扩展到世界各国。在一个宗教活动尚且受限制的中国,“闪电邪教”竟能在短短的几年当中,用各种方法迷惑了上百万基督徒,酿成了中国教会历史上无法弥补的损失;那么在西方自由的国家里会怎么样呢?

虽然我们不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但也不能轻敌。可惜的是西方教会的很多同工同道们,由于他们对中国教会不够了解,以致于产生了很多的偏见,如:中国教会不够成熟、不懂神学、没有组织、一盘散沙、没有真理、易被迷惑等,但不要忘记“自以为站立得稳的,须要谨慎,免得跌倒”。(林前1012)另外,有些西方同工,自以为见多识广,已经有很多对付异端邪教的经验,因此,容易掉以轻心。

再者,国外教会很多人不相信,“闪电”自身会有如此的发展能力,也不相信“闪电”在大陆的邪恶行径;理由是:他们所遇到的闪电成员的行为,并不像中国大陆同工们所说的那样可怕。这使他们误以为闪电只不过是异端,而定闪电为邪教是中国政府所为,因此,他们对闪电在西方教会的行动,一直不太重视。

请参下面香港罗锡为先生的观点:【因他们相信末世时列国是被咒诅的,「中国是遭咒诅的国家」,遂遭中央政府定性为邪教。罗锡为指出,对于内地来说,邪教是一个政治术语,威胁政权的宗教便为邪教,对香港来说,东方闪电只可说是异端。】     

——  东方闪电信徒渗港教会

 

闪电在国内的几年工作中,十分注意吸取教训,总结工作经验,如今他们的羽毛已丰满,道理已成文,经验已成熟,组织已成形;他们若选拔精英,集中精力,到国外自由国家去发展,试想将会带来何等的后果。据闪电内部成员讲,在西方较文明的社会中,他们暂时不会用不文明的手段传播他们的教义,只有在没有素质的中国人当中工作,他们才会用不文明的手段。

闪电没有真理的原则,他们的工作策略会随着环境或工作的需要而不断改变。值得注意的是,粗暴的手段易被发觉,但较文明的方法却不易被人识破!!在相对文明的西方社会中,他们的手段或许会越发地诡诈、高明……    

 

二、迅速发展的原因

 

东方闪电在短短几年的时间内,发展就如此之快,其中的因由值得我们去深思。

 

(一)魔鬼撒但的工作

毫无疑问,闪电的背后有魔鬼的支配,有邪灵的工作(弗21/2)。在神所预定的时间里,这个世界一直卧在那恶者的权下,在他的操纵之中(约壹519);撒但为了实现他最初的心愿,在这个末后的时代中,他更不会放弃任何的机会来抵挡神,并迫害神的儿女。从某种意义上讲,撒但在掌管这个世界和世界上敬拜、追随他的人(太48),他知道他自己的日子不长了(启1212/13),因此,他会利用这一切继续与神抗衡,而且是变本加厉。在他所掌管的这个世界上,我们也实在看到了邪灵肆无忌惮、嚣张的狂行,但闪电迅速的发展正好衬托了撒但的恐慌。

 

(二)利用落网传道人

在前面我们阐述了闪电发展的三个时期,在这三个时期的每一个时期中,他们传播时所针对的对象有所不同,但有一个对象却是始终没有改变,那就是教会中的传道人,特别是已经有些资历的传道人。一般这些传道人,在教会中都有一定的威望,有丰富的圣经知识,有在教会中事奉的工作经验,对他们原来所带领,或走访过的教会的情况熟悉等。

正因这些传道人自身所具备的优点,他们可以为闪电工作的开展提供很多的便利,因此东方闪电一直把他们作为重点攻击的中心目标。闪电的“工人”不惜利用一切可用的方法、手段,软硬兼施(如:金钱利诱、殴打折磨、色情诱惑和洗脑等)迫使这些传道人就范。

这些传道人一旦落网,就成了他们的工具和犯罪的同谋,而且还会出现如“擒贼先擒王”的效果,大批的信徒就有可能随着这些就范的传道人,一同落入闪电的魔掌。不但如此,这些落网的传道人便开始伙同闪电的人到处招摇撞骗;他们利用过去在正统教会中的一点资本作诱饵,再把这些诱饵中加入闪电的“毒”,或许真正渴慕神话语的人也会“中毒”;他们“中毒”以后也成了“工人”,也成了给别人“下毒”的人…… 如此恶性循环犹如滚雪球一般,不但是恶性循环,而且是越滚越大、越滚越恶,因此,这些落网的传道人,成了促成闪电迅速发展的重要因素。

 

(三)信徒皆成为工人

谈到这一点,笔者禁不住自觉有些惭愧,在正统的基督教会中,真正的“肢体效应”没有得到正常地发挥,好多平信徒或被人视为“无恩赐”的同工,找不到事奉的祭坛。而真正的问题却是,我们没有重视到每一个人的重要性,忽视了一个人可以在群体中发挥多么大的力量,即“众人拾柴火焰高”的道理,而闪电正是有效地利用了这一点。东方闪电调动了其组织中的每一个成员的力量,借闪电的邪说,使其成员都毫无己意地按照“女基督”或大祭司的吩咐,作他们“被神拣选”要作的工作。

请参看“女基督”在《你听见神的声音了吗》730所说:“当为教会的工作着想,当放下自己肉体的前途,对自己家庭的事应该当机立断,应全心全人投入神的工作之中,应该以神的工作为主,以自己的生活为次,这才是圣徒该具备的体统。”

凡是进入闪电的人,不管年龄大小、职业、身份、有没有文化等条件,都会成为他们“得力”的工人。“女基督”要求所有的教徒都体贴她的心意,都要为她行动起来。有文化的,可以重点培养,将来可以差派他们走出中国;过去曾有资历的可以为“女基督”作“教导”的工作;年青人,尤其是年青女性,可以作勾引、诱惑人的诱饵,用色情来诱骗男性,而男青年可用爱情来欺骗女性;连老人小孩或是没有文化的人也可以“引蛇出洞”,可以加入到欺骗、引诱攻击目标的行列当中,有时还可以配合其他人作“托儿”或装神弄鬼;此外,任何的人都可以作为卧底,潜伏在正统的教会当中…… 有这样一批四处奔走,不辞劳苦,“同心合意”,“存心顺服”的“工人”,闪电今天能有这样的发展也确实不足为奇了。

 

(四)注重文字及传媒

石家庄公安局局长某次发言时说,闪电组织在1989年至1999年之间,印刷书籍的总量达到了87万册。由政府所发布的这条信息可见,东方闪电非常注重文字事工。他们在这几年中,慢慢吸引了一批有文化才能、心术不正的“黑才子”入教;收敛了大量来历不明的钱财,开办了自己的地下印刷厂。他们不惜重金,通过这些“黑才子”,印刷出版了成千上万,宣扬他们的“教义”的书籍、光盘、录音、录像等,这就使得本来就已经吹得很狂的“东方闪电”的风势又添数倍。

他们不但印刷这些书籍,更是派遣内部成员,在全国各地分发。书籍本来就是思想、主义、文化等的载体,因此,闪电的书籍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了闪电邪说,及其教义的传播媒介。这一载体不仅载着闪电的荒谬邪说,几乎走遍了神州大地,而且也已经“走向世界”。

 

三、谁在背后支持闪电?

 

 东方闪电发展之迅速,做法之狂妄,经济之雄厚实在令人诧异;甚至他们还有某些地方政府的护庇,这一切都不得不令人怀疑,在它背后的靠山到底是谁?据有关人士推测,有如下几种可能性。

 

(一)是中国的政府?

提到“东方闪电”背后的靠山,国内外不少人士都怀疑,“闪电”背后的支持者是中国政府。

 

1、可疑的理由

他们怀疑的理由是:

1)中国政府对基督教(家庭教会)一直不能正确地认识和接纳,如今仍以革命党的态度视之。

2)中国政府对宗教政策的开放是假的,企图消灭教会才是真的。(因政府常逼迫家庭教会。)

3)中国政府最头痛的就是拥有几千万信徒的中国家庭教会。(虽家庭教会屡经取缔却越发兴旺。)

4)中国政府有可能采取“利用宗教消灭宗教”的手段对付家庭教会。(如昔日太平天国的遭遇。)

5)中国某些地方教会的信徒在遭闪电迫害的时候,报案无人予以重视,甚至某些地方政府还有意护庇闪电分子。

综上所述,他们推测“闪电”是受政府的支配,特意来对付家庭教会的。中国政府欲借闪电达到混乱家庭教会教义,破坏家庭教会组织,最终瓦解、消灭中国家庭教会的目的。

      

2、笔者的见解

据笔者多方的了解,“东方闪电”的兴起纯粹是叛教者的野心和撒但的作为,与政府没有任何的关系,理由如下:

1)近年来,中国政府已开始用执政党的态度来思考宗教问题,因此,当局对基督教的态度也在尝试着改善。

2)由于中国的宗教政策不像西方那样开放,以致家庭教会仍遭受逼迫,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3)中国政府虽对家庭教会的存在一直耿耿于怀,但由于某种原因,他们大半时间却保持在默认状态。

4)中国政府可能会用策略对付家庭教会,但绝不会利用一个邪恶非法的“东方闪电”组织。

5)据悉,中国政府在打击法轮功的同时,也把“东方闪电”定为邪教,并列为重点打击对象。2002年的下半年,政府有关部门确实在各地对“闪电”组织进行了打击。

至于某些地方政府出面护庇闪电分子这一事实,究其主要原因,一方面是某些地方政府工作人员的素质确实是差;另一方面是闪电的手段确实是阴险诱人。闪电分子利用金钱收买、美色诱惑,或给某些地方政府工作人员,灌输闪电的思想等,使这些政府工作人员成为他们的效力者。

我们相信,从原则上讲,中央政府应该是乐于团结一切正统的基督教力量,而不是对基督教(家庭教会)持敌对与消灭的态度;退一步讲,即使中央政府坚决要消灭家庭教会,他们完全可以动用警方的力量。既然是这样,他们又何必利用一个邪教组织——“东方闪电”呢?

 

(二)美国的撒但教?

前面我们已经讲过了闪电的起源,与呼喊派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从他们的书籍和做法上,可以确定,闪电是中国土生的一个邪教组织;但从其发展之迅速、经费之雄厚来看,它的背后肯定有支持者。

笔者经多方查阅资料,证明支持他们的绝非西方政府,或是有正统信仰的西方教会,只有那些和他们臭味相投的异端邪教组织,才会支持他们。许多中国家庭教会的同工们,虽然没有什么证据,但都怀疑推测,东方闪电可能与美国的撒但教和日本的奥母真理教相互勾结,并且得到撒但教和奥母真理教余党的资助和操纵。

 

1、从教义及手段上来看

从闪电派的教义及做事的行动方案来看,他们与西方的邪教组织十分相似。细读闪电的“工作手册”,我们发现他们的目的和撒但教的目的类似,并且他们以攻击教会领袖为切入点,来破坏神的教会的手段,也与西方社会的邪教组织的手段大同小异。从闪电派内部的资料中可知,他们的目标就是毁谤神并攻击、伤害神的儿女。他们自述的工作目标就是“瓦解神的工作”,并“摸底……找出那些渴慕神启示和真正爱神的人。”他们说:“为了工作的缘故,我们不能说真话。”事实上他们已承认自己是说谎的。从闪电荒谬邪恶的教义和卑鄙凶残的手段来看,他们的确跟西方的邪教组织是同出一辙。

 

2、从经费之雄厚上来看

从闪电组织经费之雄厚可知,他们肯定有来自海外的资助。闪电派一开始就大量的印刷他们的宣传品,每年单印刷费的金额就不会是一个小数目。在迷惑人的过程中,闪电自上而下都可以使用“金钱收买”的方法去“征服”人,而对于一些重量级的人物,他们一诺就更不只是千金了。据知情人士透露,闪电组织也利用“物质”刺激其成员多多征服人;其组织成员若发展一人入教,就会得到许多奖金;若发展一个传道人就会得到更多的奖金;若发展一间教会就会有重奖。

以上所列的每一项都需要很多的资金,而且闪电组织又陆续把大批的人送到国外去发展,这样一笔庞大的开支从何而来?当然我们不排除他们在受迷惑的人身上敛取财物,但这能满足整个组织的需要吗?由此我们推测,他们大量的经费是来自国外,来自西方那些与他们性质相同的邪教组织。

 

3、从在西方的工作来看

从闪电组织在西方的快速发展便知,他们应该与西方的某些组织有密切来往。自2000年,赵维山一到国外就马上在日本和美国设立了总部,很快地开始了他们在西方传播“女基督”的工作。仅仅两年时间,闪电组织竟把他们迷惑人的工作,扩展到大半个世界;几乎在凡有华人的国家,就会有他们的组织成员出现;凡有教会的地方,都可能遇到闪电所派送的“使者”,在分发宣传品。这说明他们的支持者在日本、美国等国家也应该大有人在。

他们不但在华人圈内出现,随着知识分子加入他们的组织行列,他们也把人派到不同语言的人中间。据闪电内部成员讲,他们的“神话”已被翻译成英文、日文、韩文等多种不同的文字。或许这些是谎言,或夸张的说法,但它还是可以说明,闪电组织在海外必定有强大的后盾。谁都可以想象,如若没有人支持他们,要想短期内,在消费极高的日本和美国设立总部,印刷书籍,设立网站,迅速开展他们的工作,那是不可能的事。

总之,东方闪电组织,除了有西方的邪教组织的支持以外,还有一点绝对可以肯定的,就是那位一直与神和神的儿女作对的魔鬼撒但,是他们真正的靠山。无论是闪电邪恶的教义、恐怖的组织、卑鄙的手段和他们迅速发展的力量,都是从魔鬼那里而来。魔鬼是一切邪恶组织的生命之本,东方闪电是其中之一;世界上,一切的异端、邪教、异教及伤害人抵敌神的邪恶势力,都是从魔鬼而来(弗21/2)。从此可知,闪电组织,乃是历代敌挡神之邪恶势力的再现;他们残暴淫乱的行为,乃是那污秽之邪灵所结的果子(启1613);闪电的幕后人赵维山,乃是撒但的真实写照;自称“全能神”的“女基督”,乃是敌基督的邪恶化身。归根结底,魔鬼撒但才是“东方闪电”背后真正的支持者。

 

Foreword and Contents   前言和目录

Chapter 1   第一章

Chapter 2   第二章

Chapter 3   第三章

Chapter 4   第四章

Chapter 5   第五章

Chapter 6   第六章

Index 附录

主页 :: 关于我们 :: 认可 :: 联络我们